区块链游戏距离“王者荣耀”还有多远?

      EOS像素游戏的余温未散,暗藏310枚BTC大奖的“藏宝图”又引爆了币、链两圈的游戏热情。

  在一张以森林为背景的图片中搜寻线索,从而获得0.1BTC、0.2BTC、0.31BTC以及310BTC的奖励,成为了一场现象级的狂欢。

  随着10月11日凌晨3点,最终的“头号玩家”将310枚BTC大奖收入囊中,这场狂欢仅维持10天,逐渐归于沉寂。

  这不禁让人想起去年盛极一时的加密猫(CryptoKitties)游戏。曾经最高售价为75万元的加密猫,至今已鲜有人问津,日交易量超2000万元的盛况不复存在。

  区块链游戏尚未成为一名合格、生猛的闯入者,在王者荣耀、吃鸡游戏的盛世下,可能连配角都算不上。

  这也留下了一个猜想:区块链游戏何时才能追赶上互联网游戏霸主“王者荣耀”的步伐?

区块链游戏财心过旺  

  “Pip”发起的藏宝图挑战的吸引力,很大程度来自310枚BTC的大奖,当时BTC行情下跌,这比奖金的数额也超过了1300万人民币。在绝大多数参与者眼中,得到这1300万元的几率,显然要比中彩票的几率大得多。

  作为一名早期的BTC矿工,“Pip”拥有的BTC数额足够令人惊叹。据他透露,此次拿出的310枚BTC,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免费空投。尽管发起这场游戏的初衷不得而知,但不难推测,已然财富自由的他,拿出自己少部分BTC来和公众玩一场益智游戏,是一件充满趣味的事。

  准确地说,“Pip”根本无心做一款游戏去赚钱,也自然不会太考虑玩家的游戏体验,但只要有足够的奖金,自然会有大把玩家趋之若鹜。

1.jpg


  财富、交易、投资,已经成为所谓的区块链游戏不可避免的关键词。在崇尚价值传递的“链”上,好像这些才是游戏的真谛。

  不久前,EOS像素游戏也点燃了币、链两圈的游戏热情。凭借一张布满像素点的“画布”,EOS像素游戏吸引了大量玩家来争相涂鸦。其模式并不复杂,参与游戏的玩家可以买下很多个像素点,然后绘制出一幅属于自己的艺术作品。

  EOS像素上的每个点的购买价格对应的是这个位置的使用权,这个使用权可以随时易主,但易主的同时会给原购买者带去不错的投资回报。

  为了让这款游戏更具可持续性,设计者想到了一个完美的机制,最后一个购买者可以获得奖池奖金。这会让每个参与者都想成为最后的购买者,从而使这款游戏的生命无限延长。

  尽管对比去年爆火的加密猫(CryptoKitties)游戏,以及后续Fomo3D引领的博彩类区块链游戏,EOS像素游戏和BTC挑战游戏,在可玩性和趣味性上明显提高,但也依然没有脱离金融和投资的味道。

  一名曾经参与过加密猫游戏的玩家对蜂巢财经表示,加密猫玩法太简单,有点像小时候玩的单机养成游戏,最大的亮点可能就是可以交易。不过这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投资产品,但也欠缺安全性,风险很高。加密猫带来的以太坊链上拥堵,也暴露了区块链游戏基建的重要性。

  具备趣味性的EOS像素游戏也遭到了一些玩家的质疑,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典型的资金盘游戏,游戏的玩家们都在赌有比自己更贪婪的人加入,这让后面的“接盘侠”承担的风险越来越高。

  由于游戏的特殊机制,这款游戏会持续很久,但也意味着每一个像素点的价格会越来越高,风险随着扩大。

  回头来看,无论是加密猫还是后来一拥而上的Crypto Countries 、哈希世界、以太水浒及EOS像素等游戏,都没有逃脱玩法不足,且金融属性大于娱乐属性的特性。

  这些游戏的设计目的,往往围绕着促进玩家间交易这一核心,以保证开发者能够从中抽取可观的手续费和运营费用。对于玩家来说,区块链游戏的玩性不足,财心过旺。

  一名传统网络游戏从业者告诉蜂巢财经,“目前的区块链游戏往往玩法单一、游戏建模粗糙、数值设计不完善,让玩家失去游玩一款游戏的代入感和沉浸感,丧失了游戏产品的最基础的娱乐性,完全达不到网络游戏的标准。这样的区块链游戏,只能成为区块链的游戏化产物,是为炒币者提供更有乐趣的炒币方式而已,并不是游戏的区块链化,对于真正玩家游戏体验的诉求,是达不到标准的。”

  当所谓的区块链游戏脱下游戏外壳,暴露出赤裸裸的金融内核,此时这种游戏不再以轻松、娱乐为主,反而充斥着投资带来的风险。

“大富翁”游戏在EOS上做探索

  如果将区块链史上首个现象级游戏CryptoKitties的诞生记为区块链游戏发展的原点,那么这个行业走到如今方不过一年。

  根据链塔数据BlockData发布的《 2018 年 8 月以太坊DApp数据分析报告》,以太坊上的DApp数量多达 775 个,其中游戏类DApp共计 411 个,占比高达54%。

  从数量上来看,游戏类DApp几乎占据了市场的半壁江山。但这个被视为最适合区块链技术率先落地的领域,只是在它的历史进程中迈出了微小的一步。

  同互联网给游戏行业带来变革的漫长进程一样,区块链颠覆游戏行业仍需时日。

  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第一代网络游戏萌芽初生,由于当时的计算机硬件和软件尚无统一的技术标准,因此第一代网络游戏的平台、操作系统和语言各不相同。

  1961年,麻省理工学院(MIT)学生史蒂夫·拉塞尔(Steve Russell)设计出了“Spacewar!” ,这是一款太空战模拟游戏,是运行在电脑上的第一款交互式打字游戏。

2.jpg


计算机历史博物馆以PDP-1运行的《太空大战》

  这款运行在PDP-1电脑上的游戏,游戏画面实在是简单,黑色背景下的飞机、导弹和星球几乎就是个图标,两个形状在屏幕上飞来飞去。

  当时的游戏大多为试验品,运行在高等院校昂贵的大型主机上,难以成为商品。这些“试验品”没有持续性,因为机器重启后游戏的相关信息就会丢失,因此无法模拟一个持续发展的世界;同时,游戏只能在同一服务器和终端机系统内部执行,无法跨系统运行。

  这与区块链游戏目前的早期现状有着相似的景况。如果把底层公链比作操作平台,那么以太坊、EOS正如那个年代不尽相同的操作系统一般,需要开发者有针对性地设计游戏架构。

  尽管现在,“关机”不会造成信息丢失,但由于目前底层公链仍存在TPS较低等局限性,也缩小了游戏开发者可施展的空间,导致很多游戏玩法单一,缺乏可持续性,同样不可跨链运行。

  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网络游戏是诞生于1969年的《太空大战》,美国人瑞克·布罗米以SpaceWar为蓝本,在PLATO(Programmed Logic for Automatic Teaching Operations)的古老系统上编写了这个游戏。玩家可以互相用各种武器击毁对方的太空船,还要避免碰撞星球。

  之所以被誉为网络游戏的始祖,是因为《太空大战》实现了互联网的交互性。它支持两人远程连线,第一次让玩家可以通过网络实时对战。

  如今的区块链游戏踩在互联网基础设施健全的肩膀上,在画面上当然比始祖前辈高出许多,但在稚嫩程度上恐怕也是旗鼓相当。在而今的游戏开发者们眼中,CryptoKitties就是一款“养猫养狗”的游戏,不过是借助以太坊底层增加了交易属性。

  TokenCardWorld游戏项目的总架构师一灯告诉蜂巢财经,目前很多区块链游戏非常稚嫩、缺乏可玩性的原因在于,行业内真正有游戏开发经验的团队不多,他们对区块链游戏的处理机制还没有吃透,更多仅仅理解在简单的交易上,而没有探索如何将区块链更多特性融入到游戏里。

  不过区块链游戏行业正处于进化期。一灯表示,最近两个月EOS游戏生态圈发展速度很快,有很多诸如卡斗龙、大富翁的游戏诞生,在EOS主网上做了一些前瞻性的探索,向前迭代游戏体验和乐趣。

  一灯认为,随着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发展和越来越多优秀开发团队的进入,区块链游戏将绝不仅仅是交易的平台,会有越来越多的可玩性。

突破投资属性 已有团队探索玩法

  游戏行业正在进入下一个发展和变迁的循环,这个循环由于有了区块链的加入,得以实现更高维度的创新和突破。

  “跟整个传统游戏的发展线来比,区块链从某种程度比较互联网,是三维之于二维,区块链和游戏结合会诞生全新的玩法。以前的网络游戏经历了由2D走向3D的过程,而有了区块链之后,还会有3D+区块链游戏的出现。”一灯表示。

  最近几个月,传统大型游戏厂商就开始尝试将区块链的概念融入到游戏当中,网易的《逆水寒》将“伏羲通宝”的Token概念加入了游戏中,高等级玩家可以通过完成任务来挖矿,从而兑换游戏财产。

  《逆水寒》透露,通过区块链技术和Token发行,可探索游戏资产跨服务器甚至跨游戏转移,来链接玩家的游戏世界。

3.jpg


  除此之外,腾讯、百度、58集团也纷纷入局,发布了《一起来捉妖》、《度宇宙》、《神奇江湖》等游戏,来探索区块链+游戏的前景。

  区块链游戏发行平台BitGuild合伙人陈浩认为,区块链游戏的发展,需要经历三个阶段。

  第一阶段,区块链游戏主要服务于币圈的人群,所以投资属性会较强;第二阶段,区块链+游戏在商业模式上的突破和创新可以让区块链游戏真正成为与手游、页游并列的游戏品类;而第三阶段,会有大量游戏玩家和开发者迁移到区块链平台上,实现区块链游戏逻辑上链、数据全程上链,并诞生真正基于区块链去中心化和透明特性的全新游戏品类。

  经历了草莽发展的初期,区块链游戏行业将逐步向下一阶段迈去。

  一灯告诉蜂巢财经,其团队正在研发的TokenCardWorld就是一款更注重策略性和可玩性的卡牌游戏,团队将更多精力放在了策略和玩法的建设上,但同时依托区块链的特性,实现了数字资产的流通和转移,来让游戏完成进化,每一个参与的用户都能够凭借自身的游戏能力来实现价值。

  “互联网游戏发展至今,很难再有很大的突破和创新,区块链技术的注入,会新增一个维度,提升游戏的创造性和多样性,打破一些头部游戏的垄断,未来游戏产业将不再只是单调的王者荣耀这类游戏。”

  一灯认为,区块链游戏有超越“王者荣耀”的潜力,玩家可以享受到中心化游戏无法提供的高自由度、高定制化、高特性化、高创造力的游戏内容,届时可能会衍生很多游戏服务商和相关职位,而游戏不再是堕落和泄欲的虚拟世界,可以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和意义。

  当然,这一切的前提是,区块链游戏摒弃单纯为了金融交易的内核,回归游戏的本质,走进更多公众的视野。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